爱游戏:他只能被女人杀死?《指环王:北方战争》戒灵王的悲剧

 

  《指环王》电影里的戒灵王跟甘道夫究竟谁强谁弱,一直没有个定论。在电影里,戒灵王毁了甘道夫的手杖,把甘道夫压垮,但突然之间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洛汗国来的援军身上,结束了跟甘道夫的战斗,并且在对付洛汗援军的过程中,被死于自己之手的洛汗国王的王女伊欧汶爆头了,没有得到再次跟甘道夫战斗的机会。从表面上看,戒灵王赢了甘道夫,但最后一刻却没能杀了甘道夫,难道杀死一个失去手杖的巫师不是轻而易举吗?也许是他认为自己短时间之内杀不了甘道夫,但至少以后再次遇到甘道夫,也能够获胜。戒灵王如此自负,却死于一个普通的人类女子之手,又是因为什么?甘道夫都打不过的戒灵王被一个人类女子杀死了?

  戒灵王只能被女人杀死是有来历的

  第三纪1975年,也就是魔戒战争暴发1044年之前,福诺斯特之战

  北方王国阿诺的最后分支阿瑟丹王国遭到安格玛巫王的围攻,形势危机,阿拉贡的直系祖先——北方王国末代国王阿维杜依勉力抵抗,但已到末路

  听到危机消息,南方王国刚铎的国王伊亚尼尔二世命令其子伊亚努尔带兵乘船北上救援他们的亲戚,同为伊伦迪尔后裔的北方王族

  可惜为时已晚,当伊亚努尔的大军到达之时,北方王国已然覆灭,阿维杜依出逃时淹死在海上,其子阿拉纳斯则躲了起来

  精灵造船者瑟丹领导来自林顿的军队,而刚铎王储伊亚努尔率领来自刚铎的勇士,向安格玛的军队进攻,当巫王向安格玛撤退的时候,一只由来自瑞文戴尔的精灵领主格洛芬德尔带领的军队与瑟丹和伊亚努尔三军联手,将安格玛的主力摧毁。此时,巫王出现了,伊雅努尔的坐骑受惊,转身逃开。而格洛芬德尔催马上前,而巫王看到他后却策骑飞走。当伊亚努尔驾着他的坐骑赶回来的时候,格洛芬德尔预言:“Do not pursue him! He will not return to this land. Far off yet is his doom, and not by the hand of man will he fall.\”

  “别追了!他不会回到这片土地来了。他的末日远未来临,而且他不会死于男人之手。”——这就是巫王之死的预言。

  另:格洛芬德尔是当时中土最强大的精灵之一,也是历史上明确记载死后复活过来的三个精灵之一,拥有极强的力量,预言也很准。曾经赤手空拳独自与一只炎魔单挑并同归于尽。

  格洛芬德尔是第一纪时的精灵英雄.他在THE FALL OF Gondolin(冈多林的陷落)中出现,他带来了一支从Golden **来的军队.他的坐骑的铠甲在阳光下闪亮,他则披着一件用金线刺绣的斗蓬,上面绣着春天长满的CELANDINE植物,他的护臂用美丽的,波浪的金线花纹装饰.

  在冈多林的十一位精灵领主中,格洛芬德是最聪明的领主之一.他和他的战士们并不急于突围,因而免遭屠戮,但他们中的大部分却在保护Turgon王(冈多林的君主)的战斗中牺牲.当格洛芬德和他的战士们快要全军覆没的时候,The House of The Harp(精灵骑兵,它的领主是Salgant)的部队拯救了他们.在那以前格洛芬德与Tuor保持接触,但直到Tuor带上城里的尽可能找到的女人和孩子(包括埃尔隆德的祖母埃尔温和父亲埃兰迪尔)逃亡的时候,这种接触才进一步加深.格洛芬德则带领他那越来越少的部队为他们殿后,击退了龙,奥克斯和炎魔.

  Tuor从城中撤向山里,但他们有近千成年人的逃亡队伍遭到了伏击.大批的奥克斯被派到山里林里阻击人们人城里逃出,他们从高处扔下岩石袭击先遣和后卫的部队.接着殿后的队伍遇上了炎魔(即巴尔洛格).Thorondor(鹰王)和老鹰们击退了投石的半兽人,但炎魔增加了格洛芬德的队伍的压力,最后格洛芬德独自与炎魔作战.战斗虽短但格洛芬德想方设法除掉炎魔.最后他使他和炎魔一起堕入悬崖中同归于尽.此后精灵们传唱着他的胜利和牺牲.

  格洛芬德尔在第二纪时转生,在林谷与埃尔隆德住在一起(他曾独斗巴尔洛格炎魔,挽救了埃尔隆德的父亲和祖母).

实际上,《指环王》的作者托尔金写的那句话是一语双关,因为man在英语中能同时表达“人类”和“男人”的意思。戒灵王说:“没人人类能杀死我”,而伊欧汶以为它说的是:“没有男人能杀死我”,爆了它的头,然后说了一句非常拉风的话:“不好意思,我不是男人。”

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的预言都是这么模糊不清的,一直相信一个预言能保护自己,却没理解预言的真正意思而导致悲剧的,绝对不止戒灵王一个。

<!–showzti:softname like \'%{$keyzt}%\'|id desc|0|

|0–>

im电竞平台jj比赛jj比赛jrs直播jrs直播

Recommended Article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